冠军足球物语2攻略
發布資金信息 發布項目融資 申請上市輔導 發布金融峰會 發布文章資訊
  • 首頁
  • 項目融資
  • 投資意向
  • 金融人才網
  • 金融峰會
  • 上市培訓
  • 投行俱樂部
  • 投行快訊
  • 私募股權
  • 股票投資
  • 券商業務
  • 香港上市
  • 【深度剖析】丟掉幻想準備戰斗,未來更危險的是中美金融戰!

       時間:2018-06-17 19:13:13     瀏覽:47574    評論:8    
    核心提示:在未來二至三年內,美國對華首次戰役的真正的首要主攻方向和主戰場是中國金融領域,戰略意圖與階段性戰略目標就是徹底摧毀中國金融抵抗力和人民幣!美國主動出擊的貿易戰清單,直接攻擊中國未來產業經濟引擎“七寸”,就可知美國對華啟動的新型軟性戰爭的策劃之周密、計劃之精細和套路之詭異!


    【深度剖析】丟掉幻想準備戰斗,未來更危險的是中美金融戰!

     

    我們戰為和,不戰不能和,未來更危險的是中美金融戰!

      (作者:陳文玲,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

      

    陳文玲,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

     

      非常高興,也非常榮幸能夠和金融領域的各位專家共同就中美貿易戰和中美關系進行一些深入的探討。現在不僅是中國,全世界都在關注中美關系、中美貿易戰未來對中美以及各個國家的影響。

      最近我接待了幾撥重要的外國嘉賓,昨天上午和挪威駐中國大使進行了兩個小時的討論,主要討論的是中美關系及將來對中國和挪威關系的影響,上月是與澳大利亞公使、還有新加坡大使館和其他國家智庫人員。美國大型企業聯合會下周也會派代表到中國來和中心討論中美關系;今年3月25號我帶隊到美國和美國的有關智庫、行業組織討論了中美關系。可以說現在中美關系是地球人都關心的一個問題,也是每一個人都能說出一二三甚至四五六的問題,連小區大媽大爺也都在討論中美關系,感覺國內大家對中美關系都比較關注。可能美國國內的關注度比我們還差一點。3月25號我們去美國,我們是外交部組織的小型專家團,當官方出面和對方聯系的時候,美國的政府部門一律拒絕見面,所以我們最終是和美國智庫、行業組織和國際戰略專家進行了探討。當然,美國這些專家都很厲害,比如甘斯德就參與了美國301調查報告相關工作。

      現在討論中美關系成為了一個常識性的問題,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你們都是研究資本市場和證券的,就不能不研究中美問題。特朗普去年年底很驕傲地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說,我當總統一年多以來,美國的股市上漲了七十四次,他把股市上漲作為自己非常重要的政績,但他在說完以后就與中國爆發了非常激烈的貿易沖突。我們對這個的提法一開始是貿易戰,后來是叫貿易沖突,有的人說叫貿易摩擦比較好,實質都是很激烈的博弈。貿易戰爆發的期間,美國的股市都在跌宕起伏,每當特朗普提出貿易戰要升級的時候,美國的股市就下跌,每當雙方圍繞中興問題達成一致、中美之間互相不征進口稅消息放出時,美國股市就上漲。

      現在美國股市的上漲和下跌降伴隨著三個因素:伴隨著中美貿易戰的節奏有升有降;伴隨著特朗普和金正恩見不見面、這爺倆之間的博弈股市上下波動;再就是伴隨著美國對全球重大戰略部署和事件上下波動,比如對敘利亞的軍事打擊,比如退出伊核協定等。現在恰恰是美國的股市最動蕩的時候,一位分析家甚至認為,也許特朗普是一個股市高手,比如當他說要和金正恩見面時,股市就上漲,后來說不見面就下跌,肯定是下跌的時候特朗普在買進,上升的時候在賣出。去年一年,整個美國股市盈利達到了十二萬億美元。

      大家可以看到,特朗普當總統是美國經濟社會文化撕裂的表現,特朗普當選本身就是美國社會矛盾的產物,他的當選又推動了這種矛盾的激化。去年年底到現在,特朗普在民眾當中的威信正在上升,3月底我們到美國調研的時候,最權威的、全球最有名的調查公司皮尤調查中心做了民意測驗,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已經上升到了百分之四十二,這是他當選以后最高的民意支持率。CNN做了一個調查,這次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會面,民眾支持率高達百分之五十五,反對的僅占不到百分之四十,還有一部分棄權。為什么特朗普現在的民意支持率正在上升?主要是這樣幾個重要的原因:

      一是特朗普的戰略轉向得到了美國社會相當大的一部分人的支持。美國社會展開了一場對華政策大辯論,這種辯論基本形成了一個共識,也是美國社會很多方面的共識、包括民主黨和共和黨,他們認為就是美國之前的對華政策已經全面失敗。當時的對華政策是想把中國拉進世界的開放體系里面,和中國建交、使中國走市場經濟道路、讓中國加入WTO,他們的戰略認為中國只要融入世界經濟體系,就能和美國成為同樣的經濟體系;現在驀然回首發現中國是強大了,但中國什么都沒變,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沒有變,黨的領導地位沒有變,中國的文化價值觀沒有變,中國唯一變的就是從貧窮走向了富強,成為了和美國距離最近的國家。

      去年中國的GDP總量已經達到了12.2萬億美元,美國現在是19.36萬億美元,中國GDP占美國GDP總量的67%。回顧歷史,每當一些國家的力量和美國距離接近的時候,就開始受到美國打壓與遏制,當年里根瓦解前蘇聯,美國和日本的貿易戰,也都是在這樣的與美國經濟距離越來越近的情況下,發生了激烈的對抗性博弈。中國的經濟體量對比到了美國的67%,要比任何一個當年的經濟體距離更近,而且中國還成為了世界第一大貿易體,成為了制造業產值排在第一位的國家,2010年超過美國,目前占全球制造業產值的25.5%。最重要的是2016年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成為IMF貨幣籃子里的五大貨幣之一,占到10.92%,位于美元和歐元之后的第三位,也是在英鎊和日元之前。我們科技創新的步伐正在加快、軍事實力也在加強。

      美國社會反思美國對華政策的全面失敗,特朗普強硬的對華政策主要表現之一,就是在所有重要崗位都換成清一色的鷹派,溫和派都被換掉了,白宮150個編制現在在崗的只有60來個,還有90多個都在空著,很多崗位只有一把手沒有二把手,比如國務卿長達一年的時間只有蒂勒森一個人,連副手都沒有,其他的很多崗位上沒有人。特朗普剛一上任就免去了480多位美國駐各個國家的外交官,凡是奧巴馬簽署任命的都廢掉了,現在全球還有一些國家沒有美國駐本國的大使,包括澳大利亞空缺了一年,前幾個月才剛派了原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到那里當大使。所以美國原來對中國是戰略疑慮,現在是戰略焦慮、戰略過慮和戰略誤判。

      美國的皮尤的民意調研發現,認為中國是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美國民眾已經占到了46%,將近一半的美國民眾認為現在世界上最強大的是中國,認為美國是最強大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多。所以美國整個社會很焦慮,美國習慣于做世界老大,奧巴馬在卸任之前在西點軍校演講說,不能讓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在規則制定上說了算,美國至少還要領導世界一百年。一百年奧巴馬是看不到了,特朗普也看不到,但特朗普堅持美國第一、美國利益至上,讓美國再次強大,現在大家都看得到。特朗普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白宮的整個布置都換了,辦公室原來是醬紫色的窗簾,現在換成了金黃色的窗簾,地毯也換成了金黃色的地毯。

      特朗普把美國變成了“美利堅合眾國有限責任公司”,而他開始當這個公司的董事長,把世界上所有的東西當成籌碼來做交易,其中最大的交易方就是中國。中國是美國出口市場當中最大也是增長最快的,2011年到現在中國市場連續幾年以11%的速度遞增進口美國商品,中國和美國的雙邊進出口貿易總額已經達到了5500億美元。特朗普說美國商務部的統計是375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中國商務部的統計是2700億的貿易順差,但特朗普說中國每年賺了美國5000億美元的錢,其實他根本就不會算帳。前一段時間我和美國彼德森研究所的一位資深研究員面對面地探討中美經貿問題,我說,美國總統主張弱勢美元,美聯儲主張美元升息,到底是特朗普說了算還是美聯儲說了算?他說據我們的研究,還是美聯儲說了算,美聯儲是金融市場的金融專家,會比較理性,別聽特朗普的,特朗普其實都不知道什么是弱勢美元,他也不懂國際貿易,順差是賺多少錢逆差是賠多少錢,總共是五千億的進出口貿易額,中國就賺了五千億,難道中國每一筆都賺了百分之百?

      美國出了一個特朗普,某種程度上既是美國社會分裂的產物,又加速了美國社會分裂,但現在又把這種矛盾轉移,轉向了中美的對抗和摩擦上來,使他的民意支持率在上升。

      我認為特朗普民意支持率上升的第二個原因就是特朗普是一個商人,沒有執政經驗,但居然當上了美國總統。我們和美國戰略專家討論的時候,他們甚至認為特朗普還有可能連任。當然,這是美國和中國的不同,可以說這是不拘一格降人才,也可以說是不拘一格降人,但這個人沒才。

      特朗普的短處是他是一個商人,沒有政治履歷,他的長處是沒有包袱,據說特朗普不看文件,奧巴馬原來簽署的所有文件他只廢不看,每簽署一項行政命令會同時廢掉二十二項原來奧巴馬簽署的行政命令,一邊簽一邊廢對美國進行再造。還有一個很大的長處是他懂得經濟、敢于決策,決策速度非常快。因為共和黨在國會占大多數,他比民主黨多幾票,得到了國會的支持。大家知道去年12月份出臺了美國減稅的措施,把所得稅降到21%把個人所得稅分成三檔來減,包括把美國資本回流的一次性征稅率降了百分之十。這樣引發了一種“虹吸效應”,就是資本回流、財富回流、產業回流美國。

      現在美國的經濟是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最好的時期,失業率最低,因為把墨西哥人都趕出去了,還建立了一堵很高的墻,今年的預算是建五百多公里的墨西哥墻,修繕六百一十二公里,加起來一千一百多公里的墻,八米到九米高,已經納入政府財政預算了,所以墨西哥人到美國打工是不可能了,同時也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原來的藍領工人就業開始回升,失業率降到了最低。原來通脹率是要達到2.5%,現在基本達到了,股市是有跌宕起伏,但上臺以后還是在上漲。美國人覺得特朗普懂經濟,美國經濟也是2008年以來最好的時期,但必須指出全球經濟都在回穩,IMF預測2018的經濟體都會回升,美國是其中之一,但因為美國的塊頭比較大,所以經濟回升態勢更加明顯一些。

      特朗普支持率上升的第三個原因,就是符合了大資本家、大財團的利益。金融方面放松金融監管,給了資本家賺錢的機會,放松環境監管,退出巴黎協定,不再做任何承諾,推動這些傳統的制造業回升。放松藥品監管,甚至要求藥品可以不做功能性的測試,而且藥品實驗階段如果有特殊病人需要實驗品可以提供,這在以前美國FDA是不可能的。所以,特朗普得到了這些資本家和財團的擁護。今年5月15號—16日在北京中心與美國總商會舉辦的中美“二軌”對話的時候,美方有代表也說,目前特朗普的支持率在上升,有可能會連任。所以我們要研究特朗普,某種程度上要重新認識特朗普。如果給這樣一個總統作一個定位,作為總統他還是一個半成品,從商人轉向政治家還需要一個過程,扔在學習和打磨之中,但作為一個商人總統,他在商業、金融方面有可能會對我們造成最大的威脅。

      大家可以看到,中美貿易戰大致就是如此,到目前為止現在貿易戰已經進行了三場大的博弈。

      第一場就是鋼鋁之戰。對鋼征收25%的稅收,對鋁征10%的稅收。目前對美國有貿易順差的國家、向美國進口的國家全球達到了101個,在曉美國出口的國家中,排在前十五位的國家美國根據申請已經排除了加拿大、墨西哥、歐盟等八個國家和地區,中國排在美國鋼的進口的第11位,出口到美國的鋼鐵只占美國鋼鐵進口的2%左右,占到中國產值不到1%左右,所以鋼鋁排除了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和澳大利亞等,最后剩下了中國、韓國和日本等幾個國家,矛頭所向主要還是中國,但捎帶著日本。美國提出的是三百億美元,中國出臺了同等的制裁措施,主要是針對大豆、飛機等商品。

      第二波就是301調查報告。在此之前美國對洗衣機、工具箱征稅還屬于貿易摩擦,而后面的就屬于貿易沖突。我們在美國調研的時候這個報告剛剛用英文發表,英文版是185頁,其中角注1339個,還有五個附件。這就不是僅僅貿易沖突了,而是從貿易延伸到了制造業,也延伸到了高技術產業、軍民融合戰略和黨對企業的領導,幾乎無所不包。

      我們說“301”調查報告這已經不單純是貿易之爭了,據此得出的要對中國進500億商品加收關稅,征收25%的高額關稅,這是不對的,這是美國對中國內政的嚴重粗暴的干涉。美國沒有軍民融合的戰略嗎?美國沒有振興制造業的戰略嗎?克林頓時期的信息高速公路是產業戰略,現在重振制造業是產業戰略,保持美國先進制造業地位也是產業戰略,以此為理由進行貿易制裁,不是純粹的國際笑話嗎?這個調查中還列舉了學者的文章,還有上市公司的報告,所以將來上市企業出臺公開報告要謹慎,美國也可能在盯著。在“301”調查報告中,使用的很多的語言用的是可能、似乎、好像、聽說,美國一個堂堂的大國怎么能用這樣的詞匯,作為制裁另一個國家的依據?他們說因為你們國家不透明,我們聽說企業在中國那里受到阻礙了,聽說中國有限制,當時我對他們說,聽說不等于現實。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所謂的貿易戰是虛的,實際上是制造業之爭、高技術之爭、國家戰略之爭,說白了也是國運之爭。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西澤很明確地提出,如果讓“中國制造2025”實現的話,中國這些戰略產業就會全面超過美國,那個時候美國會怎么辦?所以美國當然對中國要制裁了。毫不講理,而且制裁的手段所謂的301報告依據的是《1974年美國貿易法》這是美國國內的法律,憑什么用自己國內的法律作為制裁別國的依據?進行國際制裁一定要根據國際規則,也就是說我們要在WTO的框架下來進行貿易爭端、貿易沖突、貿易摩擦的解決,這是一個常態化的機制。美國揮舞著國內規則的大棒,而且是過時的規則,用這個作為制裁的武器肯定是錯誤的,美國制裁中國提出的232、337、301、334條款都是過時的,依據的是1974年的貿易法、1930年的關稅法。世界發生了如此大的變化,美國的國內法律還停留在上個世紀,而制裁別國的依據則是過時的國內法律。美國的一位學者寫的文章標題就叫《特朗普正代表美國大踏步邁向十九世紀》。

      當前世界面臨著五個方面的重大選擇,到底是開放還是封閉?前進還是后退?單邊還是多邊?霸道還是王道?一個國家利益至上,把一個國家的利益建立在全球利益之上,建立在其他國家利益之上,還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兩條道路、兩個方向、兩種選擇,毫無疑問,中國代表的是后者,美國代表的是前者。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開放、前進、經濟全球化、王道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代表了未來和正義,而正義的事業是不可戰勝的。

      實事求是地講,中國現在和美國的差距還很大。2011年基辛格在參加中國國際經濟交流舉辦的全球智庫峰會上有一個重要的發言,他說,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就是當年美元替代英鎊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人民幣不要著急國際化,要替代美元還是一個漫長的過程。2011年在美國華盛頓召開的第二輪的中美“二軌”對話期間,基辛格有一次小的宴請,出面宴請了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理事長,基辛格說了一句至理名言,中美兩個國家只能合作,不能對抗,合作是兩國唯一正確的戰略選項,中美兩個國家如果對抗,就會導致全世界選邊站,就會導致國際秩序、國際規則整體的混亂。

      大家可以看到,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從鋼鋁之戰到301貿易調查之戰,直到現在的貿易談判之戰,中國表現出大國的胸懷與氣度。原來我們商務部說,美國單邊制裁中國不談,但美國要求談判的話,我們的談判大門也敞開著。美國帶著七個鷹派人物來了,據說他們之間也有矛盾,自己也吵過架,但談判之后形成了一個還要繼續談的共識,在美國談判形成了一個共同聲明。那個聲明明確地說,雙方一致認為,中美不打貿易戰,不互相加征關稅,這個共同聲明非常明確地提出了這一點。6月2號美國商務部長又來了,在他來之前先派了五十個人的大團對來具體談判,而在5月29號,特朗普則在Twitter上宣布,對中國進口的500億美元的商品開征25%的關稅,6月15號實行。中國人、中國企業、中國政府一下子就驚了,特朗普翻臉比翻書還快,臉又翻了?因此6月2日這一次的聲明是中方單方面的,意思是比較簡單明確的,三層意思:同意從美國擴大進口,包括農業產品、電子信息產品和能源等,點了幾大類進口商品名字;中美還是要進一步協商,合作要相向而行;還有一層意思最明確,假如美國包括加征關稅在內的對中國貿易制裁,中國所做的承諾無效,即如果你要翻臉我也不會執行。

      中國在整個中美關系處理方面,有的時候大家可能有些誤解,是不是我們態度應該更鮮明一點?斗得再激烈一點?但我們應該有一個歷史大的判斷,就是本世紀和上世紀后半葉,世界上最大的變量是中國,那就是中國的快速崛起并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成為推動國際政治經濟文化外交,形成大的國際格局的最大變量,這個變量就是中國的快速崛起,改變了世界格局,包括新興國家、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之間的關系。2011年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經濟體經濟量加起來就已經超過了發達國家,如果沒有中國的崛起這是不可能的,現在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占全球的比重已經超過了56%,這就改變了世界的南北格局。更為重要的是,按照歷史的長周期來看,美國整體向下式微的趨勢是不可避免的,中國整體向上實現兩個一百年、2050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歷史進程也是不會改變的。就像一個歷史的長周期,一個整體向下,一個整體向上,這個歷史大的邏輯、大趨勢,是未來世界的發展方向。因此,我們考慮所有的問題,包括中美現在的貿易爭端和中美之間的博弈,實際上要考慮一個長周期的發展趨勢,怎么才能把握這個趨勢,使中國的發展進程不被打斷,這一點是重大部署的把握的大局點。

      因此,貿易談判美國是誰來談、美國誰當總統都無所謂,他們的任期是有限的,但歷史的長周期不能打斷。我們戰是為了和,不戰不能和,戰不贏不能和。和平發展合作共贏,在這個大的國際環境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把中國建成世界一流國家,而不是大而不強龐然大物,這是一個戰略問題。我有一篇文章叫做《”中國第一”的幻覺可能誤導了美國戰略轉向》,文章分析了中國現在和美國的巨大差距,包括經濟、科技、教育、文化、軍事各個方面的差距。我們既不能妄自菲薄,瞧不起我們自己;也不能盲目自大,鋒芒畢露。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們走過的道路是非常偉大的,也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奇跡。回頭來看四十年前的中國,似乎離我們很遠了,我們根本看不見了。昨天挪威大使到訪中心座談中說,八十年代我到中國來,那個時候我就沒有想像到中國能有今天,我說你沒有想象到,我們也沒有想象到。

      道路自信、理論自信、文化自信和制度自信我們還是必須堅持的,但同時也不要驕傲自滿,不能認為現在我們已經天下無敵了,就像金庸寫的武俠小說一樣,覺得自己已經是”武林高手”了。是不是”武林高手”可能還要經過很多場博弈,尤其是和美國的博弈。現在有些文章談我們和日本的差距,有些文章談我們和俄羅斯的差距,包括昨天我參加和挪威大使談和挪威的差距。這個國家2017年被評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五百多萬人全民福利,也是西歐第一石油大國。在北歐的瑞典九百萬人口有34個世界五百強企業,有歐洲最大的創新基地。中國舊社會在三座大山壓迫的時候,有人呼吁要睜開眼睛看世界,今天中國強大了仍然要睜開眼睛看世界,要看看并學習世界那些走在我們前面的國家、地區、領域、技術、產品、商業模式。我們有我們的優勢,改革開放最大的成就就是激發了人們的原創性、激發了作為自由人的創造力和流動性,創造了我們在全球配置資源的能力。現在中國有六千多萬華人在海外,中國走出去的企業越來越多,從引進來到走出去在全球配置資源,這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的高鐵運行里程占了全球的百分之八十,102個國家有中國的鐵路建設項目。

      今天進行的是中美貿易戰,我認為未來更危險的是中美金融戰,因為美國的美元黃金、美元石油、美元大宗商品緊密關聯,所以美國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而人民幣在國際結算中目前只有1.23%,雖然人民幣在走向國際化,包括用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設立石油期貨和鐵礦石期貨,但還是剛剛開始。剛剛開始的進程,既是對美國挑戰、也是中國人民幣國際化的必須邁出的步伐,這種金融博弈會更加激烈。美國股市在特朗普執政后的一年中是漲了74次,但現在又漲又跌,美元國債收益在美聯儲縮表以后上升了3.1%。美國最近一、兩年的主要戰略是什么?是吸引資本向美國集聚、吸引財富向美國集聚、吸引產業向美國集聚,把美國打造成為全世界經濟狀況最好的國家,美國第一,美國利益至上,讓美國再次偉大。在這種情況下,美元的升值在未來一兩年可能是一個趨勢,縮表也是一個趨勢,全世界的資本向美國流動,國際上的新興經濟體動蕩不已,資本外流、資本緊縮達到一定程度,甚至導致經濟危機或崩潰,這樣美國就達到了預期目標。我預測,在美國聚斂全球財富并導致一些經濟體發生危機后,未來美元可能仍會貶值,也不排除美國甚至逼人民幣升值。因為當前與中國打貿易戰的這些人,都是原來處理美國和日本貿易摩擦的人,當年他們的最后一招就是逼日元升值簽訂了廣場協議”,使日本陷入連續二十年的經濟衰退。

      現在中美貿易摩擦只是一個序幕,不會傷及我們的根本,未來的金融之爭,處理不好則可能會大傷元氣。中國的金融行業應該對未來中美有可能的金融領域博弈做前瞻性的研究,對美國未來可能推出的金融戰、貨幣戰早做戰略準備,爭取戰略主動,防患于未然。謝謝各位!

      

    中美貿易戰

     

    丟掉幻想準備戰斗,積極應對美國對華金融戰!

      (作者:大俗韻雅)

     

    一、對美國的基本判斷

      1、主要矛盾判斷:換位觀察,在美國頂級政治經濟精英和幕后財團寡頭眼中,在中華文明復興的歷史時期中,中國是全球范圍內真正危及美國霸權存續、國家獲利模式及其全球掠奪財富資源運行機制等等根本性國家利益的主要矛盾方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這是當今世界地緣政治經濟軍事亂象紛呈、摧毀與反摧毀的、各種競爭型對抗型戰略戰術等等現象觀察、形勢判斷與對手策略分析的“核心視角和核心立場”!

      2、思維方式與行為邏輯及策略判斷:美國是西方強盜文明的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歐洲老牌列強)的高級強盜文明代表者和強盜集團領袖國,文明基因所決定國家思維方式和行為邏輯以及謀略手段都是主動攻擊性加欺騙隱蔽待機性復合型的。從半個世紀以來、尤其是近三十年來的美國的所做所為分析,幾乎可以確定,徹底絞殺中國的秘密計劃早有預案和布局。由于中國國運初盛和社會穩定性基礎強,因此美國最佳的整個戰略企圖、戰略目標和戰略方針,是在核恐怖均衡背景下和常規軍事力量接近的基礎上,運用成本最低、代價最小、攻防兼備效果最好的現代軟型戰爭,即金融經濟戰與輿情戰來徹底摧毀并肢解中國。

      3、對華戰略攻擊路徑:由于中國政治社會系統穩定性非常高,摧毀中國國家抵抗力與社會安定性必須首先整垮中國經濟,整垮中國經濟必須首先整垮中國金融抵抗力和摧毀人民幣,是美國對華戰略攻擊路徑與決勝步驟的必然選擇!這是判斷中美軟性戰爭的戰略發展階段的形勢判斷要點,也是我們觀察任何中美博弈動態與動向趨勢、鑒別美國任何戰略戰術動機與透視美國任何戰略戰術手段與舉措、預防中國自己出現任何形勢判斷失誤和出現必然導致國家災難的顛覆性錯誤的客觀基礎和‘核心聚焦點線。

    二、斗爭形勢的基本判斷

      1、戰略欺騙佯動與戰術騷擾判斷:

      為了干擾中國正確的形勢判斷,實施了一系列的戰略佯動欺騙行動。美國降稅引導美國海外企業回歸、看似對全球實則對華的貿易戰等等都是戰略欺騙的佯動,因為這不符合美國最基本的‘高科技、金融、能源、軍事’的強國路線方針和全球霸權基本策略邏輯,以及美國最基本的國家獲利模式和運行機制、國家思維方式和國家行為邏輯。臺灣、印度、越南、朝鮮、東海、南海、印太等等地緣政治軍事干預現象,在軍事上無法征服中國的狀況下,顯然是分散中國注意力與國力軍力分配的戰略欺騙佯動和戰術騷擾動作。

      2、美國當前戰略和戰術表象的本質判斷:

      2018~2019是美聯儲預定的美元加息周期,也是美國發動對華金融戰的攻擊時機日漸成熟時窗。必須清醒地意識到,美聯儲的縮表、加息并不是因為美國通脹所迫而收縮全球銀根,而是回籠整合包括歐洲老牌列強財團寡頭資本在內的全球美元存量分布和流量,意在尋求并實現整合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西方列強集團的資本實力,對中國形成壓倒性的決戰攻擊實力優勢。這是明顯的戰略出擊前的‘握拳動作’。而要求中國加快放開銀行(尤其是四大國有銀行和省級國有銀行)、大型證券保險公司的外資控股限制,是為了實現全方位多層次的金融入侵門徑而獲取在未來的中國金融市場和各個子市場協同作戰中的戰略主動性與戰術隱蔽性、調整不利戰場因素和創造合法攻擊機制,并為脅迫中國進一步放松外匯管理局對人民幣、外幣的進出境的管制與控制等等創造借口!具體戰術動作的本質是快速布局并完成各個協同市場作戰要素配置,使之能夠通過操縱股指期貨、證券市場、房地產等長期資本價格指數、債券融資和資金拆借機制、石油期貨糧食期貨及重金屬期貨……等等戰術動作引導,完成對人民幣進行最后一擊的境內外市場協同作戰的戰略要素準備,即完成美國對華第一階段金融戰整體有利的域內外戰場態勢、戰爭資源機動和戰略攻擊造勢等等準備!這是美國發動對華軟性戰爭的第一戰略階段的金融戰的戰役準備。

      3、未來斗爭形勢預判

      (1)清除中國金融防火墻、個路木馬資金注入,控股眾多國內銀行、證券保險基金之后,境內群狼攻擊必將大大削弱中國金融的戰爭資源調配力、主戰力等等內在抵抗力,屆時,美國發動全球性的和中國境內的離岸與非離岸的金融市場系統性協同作戰的人民幣匯率戰,在中國金融各關鍵隘口漏洞百出無力招架的情況下做空人們幣匯率,制造人民幣惡性貶值的市場效應和市場預期,一舉摧毀人民幣的境內外金融信用。

      (2)利用人民幣超常態大幅貶值之機和央企混改的不可逆進程,全面展開超低價收購兼并肢解央企(在嚴峻中美斗爭形勢下的央企混改提議者值得高度警惕)所代表的整個中國經濟命脈的經濟產業大戰!

      (3)如果美國在對華金融戰役取勝之后,無論最好對華經濟產業大戰戰役成敗如何,美國都是贏家。至少實現了中國歷史積累財富和新創財富(以貸款利率為代表的社會平均投資利潤)的大轉移與大洗劫,實現了美國幕后財團金融寡頭們精心設計的通過對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要樞和產業經濟命脈央企等等股權控股收購、控制壟斷中國金融和產業命脈的決定性戰略主動權。最壞的結果是通過生產資料所有權的貨幣化形式——股權控制,徹底導致中國經濟基礎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徹底變質,以及中國上層建筑合法性和社會意識形態合理性的徹底喪失,在實質上實現全面控制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發展。使中國重蹈前蘇聯解體前后的經濟、金融、產業命脈毀滅的覆轍!

    三、斗爭形勢的緊迫性、反常性、嚴峻性和復雜性

      1、緊迫性:美國在全球的金融動向的邏輯分析和美國以貿易戰訛詐要求中國加快開放金融管制開放的事實,明確提示,在未來二至三年內,美國對華首次戰役的真正的首要主攻方向和主戰場是中國金融領域,戰略意圖與階段性戰略目標就是徹底摧毀中國金融抵抗力和人民幣!美國加息周期僅剩兩年的基本形勢和美方對貿易戰降溫處理表態意見已經證明,美國已經迫不及待!美國的戰略急躁和戰前躁動已經凸顯無疑。

      2、反常性:美國主動出擊的貿易戰清單,直接攻擊中國未來產業經濟引擎“七寸”,就可知美國對華啟動的新型軟性戰爭的策劃之周密、計劃之精細和套路之詭異!結合美國的其他地緣政治、軍事、金融、輿情等等超常規安排綜合分析,表明絕不是單純的孤立主義保護貿易戰噱頭,而是美國殺心已決,是即將全面展開發動對華實施軟性戰爭的國家體系戰爭信號!對此,中央必須認清形勢和征兆,絕不能心存僥幸!不能只謀一隅!更不能做出危害整個經濟金融戰略安全利益的根本顛覆性的妥協安排!因為美國發動此次軟性戰爭目的,就是希拉里競選時揚言的“10年內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窮的國家”!希拉里的講話實際上是美國幕后財團寡頭們密商的‘泄密’和戰爭號角。一切反常現象,如,時間節點如此之巧合,更換的美國領導人及其班子如此之鷹派,套路步驟如此體系化精細化,國內某些經濟金融舉措如此配合,是必須高度警惕的反常現象!

      3、嚴峻性:就知己知彼而言,必須清楚認識到目前中國的敵國領袖非同尋常。透過亂象紛呈的美國政治煙幕(或許是故意釋放的關于特朗普執政合法性問題、執政能力問題、花邊新聞等等煙幕),必須清楚地意識到,歷來操縱美國政治的幕后財團寡頭們能夠讓特朗普上臺,而并未出現以往的美國總統遇刺危機,其幕后政治妥協交易玄機雖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貌似以非常態方式上臺、看似任性莽撞而實則心機過人、‘裝豬吃象’的特朗普,絕非等閑之輩!而且正是美國這個歷史時期的國家利益所需要的、不按傳統政治經濟牌理出牌的、開拓性的、資本玩家型的最佳國家領袖!因為美國將要對華發動的戰爭,不是傳統戰爭而是新型軟性戰爭。特朗普的任期就是戰爭期!

      4、復雜性:在如此嚴峻的形勢下和時機下,國內某些經濟金融舉措如此配合,如立即倉促加快實施開放金融、實施央企混改等等,是令人擔憂的,也是令人值得高度警惕的。

    四、政策建議:

      面臨新型的軟戰爭局面和形勢,必須丟掉幻想準備戰斗。

      1、指導思想:中國必須利用黨的堅強領導和舉國體制優勢,做好軟型戰爭形勢下的全體系全民戰爭動員與宣傳準備。對內加快清理隱蔽在核心要害部門和中高層的國賊漢奸洋奴,消除對美在作戰中人禍隱患,強化金融(尤其是銀行)和國家命脈產業央企和省級國企股權入侵控制壁壘,對美堅決斗爭寸土不讓,宣示中國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決心和國家意志,摧毀美國貪婪圖謀和攻擊意志,并下決心做好傳統戰爭的以戰止戰準備!

      2、斗爭準備:全面加強黨對金融工作和國企改革的領導和嚴厲問責機制,中央與地方、各個經濟行業和要害部門必須克服本位主義與患得患失,服從于對美體系型對抗戰爭全局,尤其是對美國第五縱隊布局很深的經濟金融學界、所有金融機構、命脈或要害產業實體、民企或買辦財團和私營寡頭界、新聞媒體互聯網等等領域,中高層政府主管部門,包括黨中央國務院最高決策機構與參謀部門,必須嚴明各項國家戰爭期間戰時紀律、統一指揮步調一致,做好全面的國家體系性對抗的應戰組織體系準備,全面加強各類可能性突發事件的預測性政策研究和應變預案措施準備!

      3、策略建議:首先要明確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問題,處理好常與變、有理有利有力有節等關系原則,因勢因時制宜,不能總是局限于后發制人思路,或受制于消極防御思想和膽怯心理!要用不按牌理對付不按牌理,用超常粉碎超常!做到以快勝慢和以慢制快的有機統一,要有讓美國膽寒的圍殲一局令其全潰的超常謀略和令美不知所措的反擊措施!總之,必須將毛澤東軍事思想和意志作為一切形式的戰爭指導原則,并貫徹落實到未來即將發生的國家系統性對抗組合拳思路中!必須尋求扭轉當前危局或被動不利局面的根本性措施!必須指出的是,長期消耗戰非中國崛起所宜,最好選擇以某一能動搖美國國本穩定性的決戰,作為危局突破口,達到少戰或不戰而屈人之兵!

     
    打賞
     
    更多>同類投行快訊
    0相關評論

    果田云電腦
    推薦圖文
    高房租“消滅”窮人?脫韁野馬到底怎么管?
    推薦投行快訊
    點擊排行
    果田云電腦
    關于我們 | 組織結構 | 企業文化 | 辦公環境 | 經營動態 | 管理團隊 | 行為準則 | 投資策略 | 投資保障 | 風險控制 | 客戶案例 | 聯系我們
    戰略合作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Copyright © 2006-2019 投融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6012416號
    在線留言
    QQ咨詢
    email
    電話咨詢
    聯系我們
    QQ咨詢
    電話咨詢
    email
    在線留言
    微信聯系
    返回頂部
    冠军足球物语2攻略 2146772198719125079408903574393274094918664845631520742125111417181061173492353476050395663764067610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